每经记者:毕媛媛 每经编辑:董兴生

自2016年逃往美国后叶问3票房,施建祥再次引起轰动叶问3票房,是他被捕的消息。

近日叶问3票房,有外媒发布消息,中国商人施建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被捕,他被指控以欺诈手段获得签证进入美国。

报道中的“中国商人施建祥”,年龄及姓名均与快鹿原董事长施建祥一致。施建祥是自2016年逃往美国的通缉犯,也是“快鹿系”金融诈骗案的主要当事人。

快鹿集团资金链条断裂,竟是因为一部电影——《叶问3》。

施建祥是《叶问3》的总制片人。当年,《叶问3》因票房造假被媒体曝光,快鹿集团陷入舆论漩涡和兑付危机,最终“爆雷”。《叶问3》票房事件,是中国电影史上典型的负面案例。

叶问3票房(叶问2票房多少亿)-接单注册微信网

《叶问3》主演甄子丹、泰森和施建祥 图片来源:施建祥微博

施建祥被捕,或面临最高10年监禁

美国司法部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消息,10月29日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施建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一场宣传加密货币风险投资的会议上被捕。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说法,57岁的施建祥被捕,是因为被指控欺诈及滥用美国非移民签证两项罪名。具体而言,2016年,施建祥在申请签证时声称自己除了这个姓名外无其他姓名,但美国司法部却查出他在2017年时使用了一个“Long Niu”的姓名入境,此后则以“Morgan Shi”的名字在美国加州和内华达州生活。

如罪名成立,施建祥将面临最高10年的联邦监禁和最高25万美元的罚款。10月28日,施建祥首次在美国联邦法院出庭,联邦治安法官认为他有逃跑可能,拒绝保释请求,后续审理将在位于迈阿密的佛罗里达南区法院进行。

公开资料显示,原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曾涉嫌规模高达434亿元的集资诈骗案,这起诈骗案导致4万投资者“踩雷”,损失152亿。

叶问3票房(叶问2票房多少亿)-接单注册微信网

图片来源:施建祥微博

早在2017年,国际刑警组织就己正式向各成员国发布施建祥红色通缉令;2018年6月,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施建祥为31号通缉犯。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过去几年,施建祥不仅在美国过得相当“滋润”,而且似乎还想在美国“重操旧业”。

每经记者查询发现,施建祥使用“Morgan Shi”的姓名,在美国书写履历为职业企业家、有影响力的电影投资者和制片人、金融风险控制专家。

玩转“电影金融”,《叶问3》最终“血本无归”

票房造假、致4万名投资者受损,在国内,施建祥的名声早已滑落至底。

施建祥早年靠服装、贸易、房地产起家,在1999年接管4家破产国企后,成立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十年后,转战金融行业;2014年,成立十余家投资理财公司,后来,通过接触娱乐行业等圈层,进军影视产业。

曾有快鹿员工向媒体表示:“施建祥很喜欢别人称呼他施博士,他对文化身份非常偏好。”

娱乐圈对施建祥而言,更像工具。在电影正走向风口时,快鹿提出了“金融+电影+互联网”的模式,即将投资的电影做成理财产品,面向普通人进行销售。据媒体报道,在一份流出的内部讲话中,施建祥说:“快鹿只做两张票,股票(资本市场)加电影票(互联网+电影+金融)。快鹿不进入资本市场没有未来,快鹿不走‘互联网+电影+金融’这个模式也不会成功,更不会发展。”

“快鹿系”多个互金平台确实都曾发售过电影收益权转让理财产品。如《叶问3》上映之前,施建祥就把它打包成多个票房资产证券化产品,通过自家旗下的东虹桥担保或者是快鹿集团进行担保,然后再通过P2P网贷、众筹平台、理财公司进行融资。如此一来,电影还未上映,成本已经通过互金平台提前收回。

2016年,施建祥担任第二大股东的十方控股发布消息称,公司以 1.1 亿元购买了《叶问3》55%的内地票房收益权,正式宣布进军内地电影市场。紧接着,十方控股股价暴涨,市值也从5.5亿港元涨到41亿港元。

叶问3票房(叶问2票房多少亿)-接单注册微信网

《叶问3》海报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同年,施建祥控制的A股公司神开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以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份额,而该基金投向即为《叶问3》。

《叶问3》的发行方是火传媒(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演员黄圣依的丈夫杨子,他也是A股上市公司巨力索具的实际控制人之一。

如此一来,一部《叶问3》的票房好坏,直接关联了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而后《叶问3》幽灵场和买票房的事迹败露,反而影响了后续的票房走向,广电总局最终彻查此事。

因《叶问3》票房未达预期,大量投资者挤兑,金鹿财行旗下产品发生兑付困难,进而导致金鹿实际关联企业快鹿非法集资案发,包括施建祥的快鹿、杨子的大银幕和发行团队皆受到了重罚和牵连,

“快鹿系”危机正式爆发,施建祥却逃之夭夭,大量投资者损失血本无归。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