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曾在中国非法集资434亿元,造成4万受害者损失高达152亿的快鹿集团创始人施建祥,上周在美国被捕。

  在美推广虚拟货币时

  被捕

  美国司法部官网显示,近日,佛罗里达州南区检察官办公室发布消息,在联邦陪审团的起诉中,57岁中国商人施建祥被指控使用涉欺诈的签证进入美国,其将继续在迈阿密监狱等待审判。

快鹿(快鹿赔偿比例最新通知)-接单注册微信网

  在这份声明中披露了施建祥被捕的更多细节。上周,施建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一次有关加密货币投资的会议活动上被捕。

快鹿(快鹿赔偿比例最新通知)-接单注册微信网

  (网友爆料快鹿:在拉斯维加斯参加Money20/20推广其加密货币的施建祥被联邦便衣在威尼斯人酒店逮捕)

  10月28日,施建祥首次在美国联邦法院出庭,联邦治安法官认为他有逃跑的可能,下令将其逮捕拘留,将继续在迈阿密监狱等待审判。

  据科技金融在线报道,施建祥在美国发行数字货币Fight to Fame BMS,该项目自称以动作明星为特色,提供机会去好莱坞加入动作巨星行列的商业应用平台快鹿;有去中心化区块链投票机制;FF代币(FF Token,FFT)可在电影、体育、动作明星真人秀、在线商店和在线游戏场所中流通、消费和使用。

  FFT私募轮自2019年发起在2020年11月结束,场外市场价格从0.3USDT上涨到10USDT。

快鹿(快鹿赔偿比例最新通知)-接单注册微信网

  通过欺诈持有两张非移民签证

  或面临最高10年监禁

  关于施建祥被捕的原因,美国司法部在声明中表示,施建祥在获取美国非移民签证的过程中撒谎,并用以此获取的两张签证于2016年在迈阿密国际机场进入美国。美国联邦大陪审团指控施建祥2项欺诈和滥用美国非移民签证的罪名。

  根据起诉书,Jianxiang Shi在2016年通过欺骗从而持有两张非移民签证,在两份申请中都表示他从未使用过另一个名字,他有一个名为“Long Niu”的假身份和旅行证件。检察官表示,施建祥在2017年2月使用“Long Niu”身份的旅行证件进入美国,后续以“Morgan Shi”的身份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州。如果罪名成立,施建祥或将面临最高10年的联邦监禁和最高25万美元的罚款。

  在美行事高调

  还给特朗普捐款

  值得一提的是,因涉嫌集资诈骗而逃往美国,施建祥早在2017年1月就被国际刑警组织纳入红色通缉令名单。

  据华尔街报道说,施建祥来到美国后行事高调,不仅在美国推广虚拟货币,还在好莱坞经营影视投资公司。

  2017年12月,施建祥在纽约的一场募款活动上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合影。并以掌控的一家名为Moregain Capital Group的投资公司为一个与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有关联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5万美元。

  此外,施建祥还在2019年试图与在其投资制作的电影《叶问3》中露面的美国拳王泰森合作推出加密货币,但被泰森拒绝。

  华尔街报道指出,美国证监会今年9月取消了施建祥在美国控制的影视投资公司Moregain Pictures Inc.的所有证券。因为,2019年以来,这家公司一直没有发布财务报告。

  《叶问3》引出400亿非法集资大案

  据此前公开报道,施建祥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童年贫困,20多岁开始创业,做过印刷厂、石油公司代理、服装、贸易等多个领域。

  1999年国企改革,上海四家国有企业宣布破产,施建祥悉数收购,其中就包括受长宁区政府委托收购的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快鹿”曾生产出第一根国产电话线,也是施建祥后来创立集团的名称由来。

  2010年和2012年,他分别拿到了小贷和融资担保两块牌照,正式进军金融行业。随后几年内,快鹿集团依靠当时爆火的互联网金融、影视投资快速壮大,通过“左手明星、右手资本”的模式疯狂吸纳民间资金。

  而最后引发快鹿集团资金链断裂的就是那场全民吐槽的电影——《叶问3》。

快鹿(快鹿赔偿比例最新通知)-接单注册微信网

  首先,施建祥花了2亿买下《叶问3》的大陆发行权,然后通过自己控制的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收购了一家小型的电影发行公司,并改名为大银幕电影发行公司,并将其作为《叶问3》的发行方。

  如此一来,《叶问3》的票房高涨,必然会带动十方控股股价大涨,实现在资本市场上的盈利。

  与此同时,快鹿旗下多支P2P、私募基金在影片发行前通过“金鹿系”、“中海投系”“苏宁众筹”“京东众筹”等渠道,以众筹、P2P的形式卖出相关电影收益权转让理财产品。

  例如,快鹿旗下当天财富发行名为“咏春盈泰”的电影收益权转让计划,期限9个月,产品规模2亿元。

快鹿(快鹿赔偿比例最新通知)-接单注册微信网

  也就是说,施建祥实际投资《叶问3》的资金,其实来自将买了上述理财产品的普通老百姓(44.820, 0.04, 0.09%)。

  2016年3月4日《叶问3》终于上映,16小时票房破亿,34小时破2亿,60小时破4亿……

  眼看着,一部票房大片就要诞生了。但是上映第二天,就有网友晒出一张某电影院售票情况截图,一张电影票卖价200元,且都在午夜,且每10分钟就排一场,最神奇的是还场场爆满。

  甚至几个三四线城市,例如盐城的影院票房都超越北上广进入中国票房排名。网上大量质疑该片票房造假的声音不绝于耳,最终,广电总局出手查处《叶问3》票房造假行为。

  “假票房”事件的大肆曝光令《叶问3》与快鹿集团陷入舆论漩涡和兑付危机。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投资人围堵挤兑,众多投资人齐至金鹿,要求兑付。

  2016年4月5日,票房造假曝光一个月后快鹿集团发布任免通知,同意施建祥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十方控股也发布公告称,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因个人健康原因,辞去十方控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职位。

  而此时,施建祥已经远走美国。

  2016年9月,快鹿集团被上海警方立案。

  2019年1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对“快鹿系”集资诈骗案作出一审宣判。

  法院对快鹿集团、东虹桥小贷公司、东虹桥担保公司三家涉案单位分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5亿元、2亿元、2亿元;对黄家骝、韦炎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对徐琪以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对周萌萌、张蕾、孙晔等其余12名被告人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九年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此前外逃一直未归案的“快鹿系”实际控制人施建祥目前仍在红通追逃名单中,会由另案处理。

快鹿(快鹿赔偿比例最新通知)-接单注册微信网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至2016年4月,施建祥指使东虹桥小贷公司提供虚假债权材料、东虹桥担保公司匹配虚假担保函件,再由金鹿系等融资平台包装成各种理财产品,连同“中海投系”融资平台擅自发行的基金产品等,在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采用召开推介会、发送传单和互联网广告、随机拨打电话、举办或赞助演出等方式通过门店、互联网等途径向社会公众公开宣传和销售,从而非法集资共计434亿余元。

  按照法院审理查明的结果,这434亿余元的非法集资款项均被转入施建祥、快鹿集团实际控制的银行账户,除282亿余元被用于兑付前期投资者本息外,其余款项被用于支付各项运营费用、股权收购和影视投资等经营活动、转移至境外和购置车辆以及个人挥霍、侵吞等。至案发时,该案实际经济损失共计152亿余元,涉及的被害人有近4万名。

来源: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