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大家好陷阱2,今天我们继续来讲这本书,美国陷阱。昨天我们讲到了,作者没有被保释,他还得在监狱里蹲两天,此时他开始仔细回忆在印尼做项目的日子,1999年,他31岁,其实是准备从公司离职的,之前他一直在北京,做中国区商务经理,一干就是4年,虽然事业上还不错,但他觉得自己学历一般,不太可能突破这个天花板,所以他决定离开阿尔斯通,然后去读个MBA,当时他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其实他媳妇早就不想在北京长期出差了,也劝他早点回到法国。作者想到这就悔不当初。

阿尔斯通出了一招,改变了他之前所有的打算,那就是让他成为锅炉部全球市场营销经理,这个职务是在美国工作,而且他的上级还给了他一些私人时间,让他有机会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一个MBA,而且阿尔斯通还愿意支付他的学费,这显然要比他回欧洲去读书的机会强很多。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上了贼船。

2000年的时候,阿尔斯通就陷入财务危机,他们与ABB集团联盟,以为掌握了燃气汽轮机技术,但是这笔订单后患无穷,堪称灾难,频频发生技术故障,阿尔斯通光赔偿客户就支付了20亿欧元,公司负债比高达20倍,财务赤字达到53亿欧元,银行也已经不给他们授信了。此时阿尔斯通换帅,现在的CEO柏柯龙上任,并力挽狂澜,他说服法国政府援助阿尔斯通,然后还亲手对公司进行重组。当时他跟后来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取得联系,那时候萨科齐还是经济部长,他让法国政府回购阿尔斯通20%的资产。就这样他们两个联手拯救了阿尔斯通。

作者当年在美国,就是要负责给公司擦屁股,处理跟ABB合作埋下的坑,但是对方很不配合。还有一位甚至是他的仇人。在2000年的时候,国际市场上为了得到项目,实行商业贿赂是非常正常的管理,每年高管们,都会提供一份特别费用清单,这就是为了项目能够中标,对中间人行贿的依据。2000年9月以后,风向变了,法国开始与其他国家一起,承诺反腐败。这时候,公司有必要了解ABB方面当时有多少这种行为,而这个倒霉的工作,就落在了作者头上。要他提供具体的项目清单,还有中间人清单。看起来似乎是公司要反腐败,但实际上就是走过场,因为如果真想反腐败,只需要停止一刀切使用中间人就可以了,根本不必什么加强审核。

第二天他绕开层层阻碍,给那个女律师又打了一个电话,这个妇女还是对他漠不关心,甚至不愿意查一下他的看守所地址。还告诉他一个坏消息,说法院觉得10万保释金并不够。很明显美国司法部是有意在扣留你。然后这个女律师,伸手管他要钱,问他账户里还有多少,作者此时也必须舍财了,他说有40万美元,女律师告诉他,这还是不够,让他想办法多搞一些钱出来。作者却说,这就是他全部的钱了,虽然是高管,但没什么积蓄,法国的房子还在还贷款。他希望阿尔斯通能够帮他出钱。女律师并不确定,只是说帮他争取一下。

作者心里盘算,好消息是,明天他有可能就能出去了,即使抵押房子,他也在所不惜。坏消息是,按照美国司法部的尿性,应该不会让他离开美国。他甚至还考虑到了以后的工作问题,能不能在美国分公司谋求一个职位。他只要能够出去,就会跟家人通电话。也会安顿好家人的生活。而他现在能做到,就是一遍一遍的阅读起诉书,做好明天庭审的准备。

不过美好的愿望,再次落空,第二天他满怀信心的等待上庭,但是狱警们却丝毫没有反应,他一打听才知道,法院根本没有提审他的指令,这就让他再次抓狂。他马上要求打电话给律师,但一直申请了一天,直到晚上他才和那个女人通上话。女律师告诉他,这是怀亚特监狱的狱警们犯了个愚蠢的错误,他们把提审的事情忘记了,庭审按时举行了,但是法官看你没有出庭,所以临时决定把开庭时间延期两天。这让作者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好像这一伙人联合起来在搞他。

这个看守所,简直就是个奸商一样的企业,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各种生活必须品都得从这里购买,连个塑料杯子都不放过,如果你不买,连水都喝不到。吃饭的时候后也需要付费,而且对于价格相当敏感。最逗的是,看电视是免费的,但是你要想听到声音就得付钱,购买收音耳机。在美国的看守所里,就是不断地在花钱。

又过了一天,他的救星出现了,一个叫做斯坦特沃迪的60岁老头出现在他面前,这是阿尔斯通为他找来的新律师。此人是康涅狄格州的前总检察长,后来还获得了美国最佳律师的荣誉,他的开场白,很明确,我将为您提供辩护,而费用由阿尔斯通公司支付。这让作者小兴奋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又被浇了一个透心凉。

这个老头接着说,辩护费用虽然是阿尔斯通出,但是如果作者被判刑,那么阿尔斯通会要求作者赔偿这笔钱,按现在这个情况,作者很有可能要偿还这笔费用。此时作者犹如五雷轰顶,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阿尔斯通,完全符合阿尔斯通的内部流程。现在感觉要背锅一样。

斯坦律师继续说,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如果需要他为作者辩护,必须说明这个条件。于是递给他一支笔,让他签字,作者只问了一个问题,多少钱陷阱2?斯坦律师回答,阿尔斯通愿意支付150万美元,至于作者这边,他提供40万美元就够了。此外,阿尔斯通还会为作者提供一个公寓,然后支付2个人的费用一直看守他,防止他逃回法国。

陷阱2(陷阱2在线观看韩剧网)-空微信号多少钱一个

即便条件如此苛刻,但律师还告诉他一个更坏的消息,这一些都需要准备,也就是说2-3周的时间,他是无法离开这里的。此时作者感觉不断的向下坠落,只要斯坦一张嘴,他就往下滑一大截。

此时作者感觉被出卖了,很愤怒,他对着律师说,我之所以被指控,只是因为知道阿尔斯通为了拿下合同而利用中间人的行为,但是决定雇佣中间人的并不是我,阿尔斯通内部有严格的流程,也有上级下达的指令,所以我只是一个次要角色,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并未得到什么好处。当时为了行贿中间人,需要13个人签字,还需要3位最终签署人中的两位同时签字,所以你做为律师,应该去找阿尔斯通讨要这些文件,跟这里的法官说明真相。

陷阱2(陷阱2在线观看韩剧网)-空微信号多少钱一个

但是,作者突然发现,这个斯坦律师一个字也没记录,就像看着蠢货一样看着他,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确实很笨,阿尔斯通本身就是要甩锅的,他怎么可能把证据交给美国检察官呢?更不可能让美国司法部抓到把柄而处罚公司。所以,此时他突然意识到,阿尔斯通根本就不可能真心来救他。没有公司会以承认自己有罪的方式,去营救一个无关紧要的员工。想到这,他开始后背发凉,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多么无助。他可能不得不孤军奋战。最后他还是无奈的在文件上签了字,他除了相信这个律师和公司,已经别无选择。这是一种司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

后来他终于还是给他的妻子克拉拉打了个电话,通知了家人,他在这边的遭遇。他的妻子正在承受巨大的压力,不能告诉作者的父母,以及他们的孩子,而他的妻子本身还有工作要完成,所以已经接近崩溃,但也无能为力。他的妻子跟他讲,自己查了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对于任何一个外国人,哪怕跟美国有一点联系,都可以将他们投入监狱,甚至刑期还会相当长,之前道达尔,阿尔卡特等公司都发生过类似的案件。最后他的妻子告诉他,万一他真的被滞留美国,他愿意带着孩子去美国找作者。

很快第二次开庭的时间到了,这次狱警没有忘记,一大早就把他带出牢房,塞进了囚车,在法院门口,又见到了一老一女,那两个律师,斯坦告诉他,他们已经和检察官通过话了,但是检察官并不打算妥协。也对他们提供的保释金不敢兴趣。看来美国司法部与贵公司之间,可能已经出现了很深的矛盾。作者已经不想再跟斯坦说话了,似乎从他嘴里从没有听到过好消息。

美国司法部其实早就对阿尔斯通启动调查了,这其中又有怎样的隐情呢?到底是什么惹毛了美国司法部?咱们明天接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