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道尔絮絮叨叨夏芮丝,宴会的氛围又被女艺人的歌声点燃。

  几个年轻骑士围在女艺人身旁,扭动起腰,手中打着拍子,嘴里也跟着哼唱。

  等女艺人一曲唱完,骑士们一拥而上,都要抢着敬酒。

  “年轻人们,可别吓坏了我们唯一的‘音乐女神’,那边姑娘可多着呢。”

  骑士们回头一看,是道尔男爵,也就一哄而散,去其他地方寻欢。

  “我的女儿,今晚辛苦你了,现在带你去见个人。”

  “父亲,是您说过的那位年轻的魔法师么?”

  “当然,除了他谁又能让我女儿亲自接见。”

  说完,道尔拉着“女艺人”的手来到洛兰和克劳德一旁。

  克劳德见这两人到来,对洛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开口说道:

  “原本我认为道尔男爵吝啬,如今再见,发现是我眼拙。您可真舍得下血本啊,妻弟。”

  少女见克劳德拿他开玩笑,别过头,娇嗔地别过头:

  “克劳德叔叔!”

  “哈哈哈,我不说了,不说了。”

  洛兰回过头仔细打量起这个谈话中的主人公。

  深棕色的头发盘在在头顶,一抹刘海俏皮地从左边飘下。

  金瞳细眉,玲珑巧鼻,朱唇轻启,皓齿微张。

  四目相对,少女羞涩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左手轻抚额头,似乎想要遮挡,又忍不住偷偷打量起少年。

  “在下洛兰,幸会。”

夏芮丝(菲律宾女歌手夏芮丝)-空微信号多少钱一个

  “夏芮丝。”

  少女拉住裙摆,微微屈膝,报出自己的名字。

  “夏芮丝,你先去换下这身艺人打扮,待会的舞会再和洛兰聊吧。”

  夏芮丝微微点头,行了一个告退礼,慢步走开。

  “洛兰阁下,你为我凛冬立下大功,应当好好答谢你才是。”

  “道尔大人言重,既受人之托,就应终人之事。我也只是按照合约办事,受合约之赏即可。”

  “当然,约定的报酬肯定会奉上。我的领地有几处未分封,你年轻有为,正是我需要的人才!”

  “承蒙大人错爱,在下闲云野鹤惯了,平生之志不过四海行游。”

  道尔见洛兰拒绝,一时有些哑口,又见克劳德一脸媚笑。

  难道出手的筹码不够?

  “没事,你慢慢考虑,也不急于一时,我家小女未曾婚配,你们可以再熟络熟络。”

  洛兰一时语塞,想起夏芮丝小姐楚楚动人的模样,心生徒生感慨。

  如果不是家族仇怨,这样一个偏远小镇,当一个上门女婿,也是极好!

  尤其还是娶夏芮丝这样一位可人的淑女,唉!

  “道尔大人如此厚爱,这份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但我还有未完成的使命,暂时无法安稳、成家,还望大人成全。”

  洛兰向道尔行了一个告退礼,转身就离开了。

  洛兰离开,留下道尔凌乱,他满脸不解得向克劳德询问:

  “姐夫,封地和我女儿就这么没吸引力么!这小子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克劳德大笑,解释道:

  “你觉得王国几个家族能够培养出这么年轻的魔法师?”

  “以我了解,除开王庭,王国能够培养出年纪的魔法师,不超过五家。”

  “好,即便是大家族培养出的年轻法师,有此见识和能力着,能有几人?”

  “我印象中还没有!”

  “所以,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收买他?”

  “即便封地贫瘠了一些,爵位低了一些,至少我女儿……”

  “唉,年轻人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妻弟呀!来,喝酒”

  离开议事厅的洛兰,双手并不闲着,左手端着烤羊腿,右手顺了一瓶领主专享的红酒,大步的走向庭院。

  庭院里摆着几个简陋的木桌,桌上摆的多是蔬菜和水果,肉的种类并不丰盛,猪肉几乎成了整个餐桌的主角。

  烤猪,烧猪,炖猪肉夏芮丝;片状,块状,整只状。

  猪肉在贵族看来是劣质肉类,只有肉类紧缺的时候会食用,大部分猪肉还是兜兜转转进了平民的胃里。

  说起这风俗的兴起还是源于北地的养猪习惯。

  北地猪适应力强,食性混杂,深得北地农民的喜爱。

  一般家家户户都会在院子里养上一两头。

  但农民大多都是勉强温饱,没什么粗粮或者剩菜剩饭喂给猪吃。

  往往是农民吃什么,消化过后,猪再吃什么。

  再加上北地人没有给猪阉割的习惯,猪肉膻味很重,肉质粗糙,所以被贵族们看作是劣质肉。

  但庭院里都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贵族,都是些平民身份的工匠和士兵。

  能够吃肉,喝酒,听听不入流的乡野小曲,逗逗送酒的女仆,已经是平生难得的美事。

  胖子和瘦子吃得正欢,两人身边都陪坐一个丰腴的女仆。

  四人有说有笑,一会儿端酒畅饮,一会儿又飙出几个黄段子。

  “一个庄园主给自己十岁出头的孩子找了个媳妇。由于小新郎年龄太小,不懂人事,一切都由做父亲的代办了。

  这让媳妇很难堪,于是她向婆婆哭诉。

  婆婆听完恨恨的说:这个该死的老东西,跟他爹一个德性。”

  瘦子的段子,让她边上的女仆笑的浑身发颤,汹涌的波涛压拍打在这小子脸上。

  不知是太过用力,还是他一文不值的羞耻心,竟然呼吸急促,涨得脸也通红。

  他抬头之际,发现洛兰拿着东西,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老大,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放点东西,你们继续。”

  “哇,烤羊腿,葡萄酒!”

  胖子见了洛兰,也微微起身,端坐。

  毕竟在领导面前,也不能太放浪形骸。

  “没事,今晚你们玩得尽兴,等两天又有新的活干!”

  “这么快又有新的任务,要干嘛啊,老大?”

  胖子下意识的发问,还没等洛兰回答,瘦子一个眨眼示意,胖子也就心领会神安静下来。

  三人交谈之际,一个粗犷的男声吸引了全场的人注意。

  “我可爱的朋友们,美食美酒享用过后,怎么能少的了一场舞会。哦,那几个奏乐的朋友,如果再不把你们那该死的乡村夜曲换掉,我将用马靴狠狠的踢你们的屁股。”

  道尔的滑稽的腔调引起哄堂大笑,几个艺人也换上了更加欢快的曲调。

  宴会的气氛同舞台上的火把一样。

  烧得更旺,燃得更烈。

  一阵哄闹声响起,人群簇拥在楼梯两旁,似乎在迎接着什么。

  忽然,人群停止了哄闹,音乐也变成一阵舒缓而优雅的曲调。

  歌声中迎来一位披着彩色绸缎,戴着金饰耳坠,额上和脸上涂着红色染料的曼妙女子。

  她似飞似舞,如同一只刚下凡尘的天鹅,优雅的落在到洛兰身旁。

  她展开洁白的“翅膀”,邀请着与她共舞的伴侣。

  “能请您跳支舞么?洛兰先生。”

  她的双眼如同春波绿水,脉脉含情,直涌入眼前人的心田。

  这一幕让洛兰看得如痴如醉,像一个稻田里的草人,只剩下空壳,弄丢了魂儿。

  边上的众人,无论是刚入场的骑士,还是早已入席的平民,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这小子是阿芙蕾雅(爱与美的女神)的私生子吧!

  “老大,还傻愣着干嘛,牵他手啊!”

  “牵她,牵她,牵她!”

  胖子和瘦子一旁起着哄,怕他们家老大人错过这天赐良缘。

  洛兰此时的思绪飞得老远。

  前世,这样的美丽的少女能够主动邀请自己跳舞,那只能是自己白日梦中!

  现在,这里梦里场景出现了!

  可惜啊,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少年。

  “对不起,夏芮丝!我不会跳舞,而且还有事要去处理,马上就要离开。希望您能够玩的开心。”(直男三连gif)

  你怎能拒绝同我一起共舞的邀请!

  纵使修习过《淑女仪态学》淑女夏芮丝在惊讶之余也有些失态。

  她很快反应过来,微微提起裙摆,轻轻弯膝,行礼离开了。

  即便是被拒绝也显露着淑女的优雅。

  但围观群众们可就没这风度,唏嘘声一片,骑士们更是愤愤不平。

  如果不是知道洛兰一行人有杀掉强盗头子的本领,估计有一两个愣头青上来提出决斗。

  不娶何撩?家仇未报,和谈成家!

  洛兰也没有理会众人,只是向胖子和瘦子嘱咐两句,让他们好生玩乐,便悄悄的离开了。

  一人向隅,满座不欢。

  即便洛兰嘱咐两人玩好再回去,可宴会哪有领导重要。

  两人向女仆小姐们匆匆告别,瘦子走之前还不忘顺走桌上的红酒。

  三人的离席只算是这场宴会的小插曲,大家很快恢复了兴致。

  艰苦的条件造就了北地人的乐观。

  “欢愉苦短,寒夜难眠”。

  这八个字就是北地民的最真实的写照。

  没了洛兰,少了最大的障碍,骑士们也燃起斗志,纷纷涌上前邀请夏芮丝跳舞。

  夏芮丝或是出于礼仪,或是为了挽回丢失的面子,没有拒绝。

  一个女仆用着抹布擦拭着地板上洒落的酒水,不多时,桌面洁净如初。

  欢快的音乐也在此时响起。

  在高处的领主,默默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有些受挫。

  一旁的克劳德轻拍他的肩膀,缓缓的安慰道:

  “金鳞岂是池中物!”

  ————————————————————————————————

  酒馆里,三人小酌小饮,吃着洛兰下厨油炸的豆子。

  黄油炸青豆,咸中带着牛奶的清香,别是一番滋味。

  “老大,问个问题,你不许生气啊?”

  “说吧。”

  “你不喜欢女人吗?”

  “你放屁!”

  “那,凛冬镇里最美的姑娘主动邀请你,你还拒绝!”

  “你懂个屁!不娶何撩?懂么。”

  “什么娶不娶的,看来老大你还是个纯情少年。胖子,你看老大,哈哈。”

  胖子没有立刻回应瘦子,顿了顿才开口:

  “我能够理解老大的想法,比起成家,我们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胖子没有直说,但洛兰一听便也明白,两个人有着相同悲惨经历,惺惺相惜。

  “别提那些不开心的。瘦子,让你办的事情,办的如何?”

  瘦子听言,神秘一笑。

  伸手从衣服兜里掏出个小布袋子,又缓缓的从袋子中摸出十五枚金色人像硬币,呈“一”字排在桌上。

  “这是搜刮到的9金,这是处理收藏品的6金,唉!镇上这两天处理东西的人多,被老板压了些价。”

  “无妨。那些东西带着也是累赘。对了,定制的皮胸甲什么时候能够拿到?”

  “问过了,制皮匠说那东西处理起来复杂,加上我们要求的品质高,估计最少还得十几二十天。”

  “我还以为这次任务能够用上,算了,慢工出细活。”

  “老大,这次接了啥活啊?”

  “杀怪物。会打洞,会主动袭击人畜,而且数量也不少。”

  “怪物?食尸鬼那样的?一个食尸鬼我们仨就累的够呛,一群,恐怕……!”

  “据克劳德说已经请了专业人士,我们只是去协助。”

  “专业人士?”

  “怪物猎人!”

  “对,就叫怪物猎人。胖子,你了解多少?给我们讲讲!”

  胖子拉长语气,慢慢开口:

  “其实我知道也不多,只是听说他们都是一群怪人,拥有某些和魔法一样神奇的力量。

  他们有的嗅觉灵敏,堪比猎犬夏芮丝

  有的目光如炬,夜间行动自如;

  有的又如猫一般矫捷,健步如飞……

  当然,我也是听说,也未曾见过。总之猎杀怪物方面,他们应该很可靠!”

  “应该?”

  “我们也没见过。”

  “也对,与其纠结,不如见了再说,也算长长见识。”

  “喝酒,喝酒!”

  ……

  夜深了,三人话聊尽,酒喝光,已经醉意朦胧。

  胖子一手一个,夹在腋下,跌跌撞撞地带回了房里。

  这个夜晚,没有繁星,没有小舟,没有星河清梦。

  有的不过是片刻的安宁,但,对于三个流落天涯的人。

  这片刻,又是如此的珍贵。

ps:

为夏芮丝小姐姐打call!

  笔力有限,夏芮丝的美写得十分不足一分。

夏芮丝(菲律宾女歌手夏芮丝)-空微信号多少钱一个

  点赞过一百,发夏芮丝原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