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安陵容重生,三人相聚存菊堂,早晨后院空气极好,清风吹过,甚是凉爽。

上好茶果,安陵容和甄嬛照例说说眉庄的胎,晚上可睡得好,每日膳食如何,精神如何。

眉庄叹一口气道,“整日这样养胎无聊的很,现在都四个月了,胎像早已稳固,偏皇上不许我乱走动”。

“皇上这是看重姐姐,姐姐有身孕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等孩子落地姐姐想怎么着都行,这会子只好委屈些了”,甄嬛笑盈盈说道。

眉庄手抚摸着略略隆起的肚子,“突然想抚了”,采月去拿琴来。

采月果然出去拿了琴。

眉庄望着甄嬛,含笑道,“请嬛儿一舞,姐姐为你抚琴助兴”。甄嬛见眉庄今日兴致如此好,怎会扫兴,遂笑着点头,“遵命,现在你最大”。

“那我为姐姐们端茶去”,安陵容欢快地小跑到桌边,倒了两杯热茶。

琴声响起,甄嬛翩翩起舞,眉庄和甄嬛自小一起长大,此刻似乎又回到了她们在闺中作伴时,那段美好的时光。以前,经常是眉庄抚琴,甄嬛起舞,俩人早已默契非常,好一派和谐景安陵容重生

安陵容看着眼前场景,不觉思绪回到上次温宜公主周岁宴上,甄嬛作的惊鸿舞艳惊全场,之后受尽皇上宠爱,眉庄因被陷害假孕争宠,心灰意冷,从此不再亲近皇上,而自己因一些事与甄嬛渐行渐远,最后仇敌相向,当初多好啊,只是当初再难回去……

安陵容重生(安陵容重生之一世安宁)-接单注册微信网

一舞作毕,安陵容才从思绪中回来,“莞姐姐得的舞姿真乃一绝,婉若游龙,身轻如燕略可形容,若皇上见了,必定喜欢得不得了”。

甄嬛嘟着嘴笑着朝安陵容“哼”一声,甚是俏皮。

“姐姐请喝茶”,安陵容打趣甄嬛后,端着一杯晾好的六安茶堆满笑讨好道。

甄嬛接过茶杯,宠溺地看一眼安陵容,“又混说,叫人听了可不是要笑话姐姐了”,甄嬛知她是个懂礼的,只在无外人处打趣玩笑,有人时处处谨慎小心,从无逾矩,“嗯,妹妹泡的茶果然香甜无比,茶如其人,难怪皇上念念不忘”,甄嬛嘴角轻佻打趣道。

以前虽是姐妹相称,但总归甄嬛生于满是富贵的京城,交往多大家闺秀,待人接物自有一股气派,且眼界见识均在安陵容之上,是以安陵容多附和甄嬛。

自安陵容突然得宠,甄嬛虽是真心祝福她,看她能得圣宠替她高兴之余,也不敢如之前那般随意,就连玩笑间的话语也多了些小心。

况安陵容得宠后,皇上亲口对后宫诸人盛赞安陵容,得之甚幸。延禧宫门庭若市,后宫诸人多有奉承,内务府日日挑了好东西送去,连皇后娘娘对安陵容都客气了几分,虽然圣宠,待人却依旧温和有礼,并无傲慢之色,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得住这泼天的富贵,倒叫甄嬛收起了小觑之心,多了些敬佩。

只是甄嬛本就待人随和,这前后细微变化,安陵容并未察觉。

眉庄一旁笑看着俩人,“我看你们俩个个都是好的,都不必谦虚”。

“日头渐渐大了,咱们且内室说话吧”,甄嬛说完上前扶了眉庄,三人一起进屋。

室内早就摆好瓜果茶点,宫女太监们都在外间听差,里间只留她们三人,再留采月一人服侍,这是她们的规矩,因安陵容说,不喜人多,说话拘束。

安陵容重生(安陵容重生之一世安宁)-接单注册微信网

这瓜果是提前放到井里,吃前两刻钟才拿出,略微有一点凉又不至于太冰,这会吃点西瓜最是解渴,安陵容插一块放嘴里,“听说每年六月皇上都去圆明园行宫避暑”, 说着,看看甄嬛又转头看一眼眉庄,“早听皇上说圆明园行宫景色甚美,咱们都还没去过呢,内务府这些日子忙糟糟的,听说早就准备好了,只听皇上一声令下,随时可出发”。

“姐姐有着身孕最是怕热,随皇上到圆明园避暑是极好的”,甄嬛眉眼含笑道。

“宫里精致虽好,可日复一日这么看着,也是无趣的很,呆久了觉得憋得慌,现在倒怀念农田炊烟,酒家客舍,现在应该是满山的野花了,我都等不及了呢,不知皇上何时出发”,越说越心急,恨不能立时就出宫去看看。

“每年六月前去行宫是旧例,皇上必去的,看你急成这样”,眉庄笑嗔道。

甄嬛只笑着听她俩说话,手里摩挲着茶杯。

安陵容放下叉子,手托着半边脸,呆呆叹一口气,一会儿回头望着眉庄,一脸疑惑问,“这宫里这么多人,那行宫安排得下吗?”

眉庄噗哧一声笑出来,“都去?亏你想得出来,除了亲贵百官,后妃只有得宠的随行,再就是皇子公主的生母”。

安陵容一副原来是这样的“哦”一声,转头看着甄嬛,“那,那”,又回过头望着眉庄,“那莞姐姐怎么办?”

“安妹妹只管随皇上去就是了,不用理会我,我也正好,好好养养”,甄嬛笑着说道。

“禀几位小主,皇上的仪仗往咸幅宫来了”,三人正聊着,小太监进来禀报。

“准备接驾”,眉庄朝小太监吩咐一声,采月赶紧扶起眉庄,几人出了内殿往门口去。

“臣妾恭迎皇上”,三人在门口跪接。

皇上紧走两步扶起沈眉庄,“你怀着孕,都说了不要行这么大的礼”,脸上尽是宠溺,转头对她二人说道,“都起来吧”,安陵容起身目光正与皇上相对,面色微红,轻轻扭头看向略低头的甄嬛,换了满脸的笑意,回头看向皇上抿嘴抬眼一笑。

皇上随着安陵容的目光,见甄嬛面色红润,冲安陵容微微一笑。

“走,咱们殿内说话”,说着拉起眉庄的手,路过安陵容时俯身在她耳边低低道,“妮子淘气”,安陵容怂怂鼻子,俏皮地对皇上轻哼一下。

刚回到存菊堂内殿,宫女们上好茶,就有小太监来报,“禀皇上,江太医来给小主请平安脉”。

“让他进来”,皇上说道。

“江太医,你是宫中妇科圣手,医术朕是信得过的,惠嫔的胎,由你照看,朕也放心,你务必小心伺候,确保无虞”,皇上对着跪在跟前的江诚吩咐道。

“请皇上放心,臣必当竭尽全力”,江太医磕下头去。

江太医给眉庄搭了脉,俯身行礼,“回皇上,惠嫔娘娘一切安好”。

眉庄一脸笑意看着皇上,“皇上,江太医很是用心,多亏有江太医悉心照顾。自进宫莞姐姐就一直病着,不若让江太医顺手给看看,也好早点痊愈啊”。

“恩”,皇上笑着望向眉庄,满意点点头,“江太医也替莞常在搭搭脉”。

一旁甄嬛听安陵容一说,心内一慌,若查得出来是药物所致,那整个甄家,来不及细想就听皇上让江太医给她诊脉,不能过江太医的手。

“皇上”,甄嬛快速调整呼吸,盈盈屈膝,“臣妾多谢皇上关心,半月前温太医说,臣妾已经痊愈”。

“当真都好了?快起来”皇上探身关切问道。

“之前不过受些惊吓,加之臣妾身体弱,冬日里来来回回病情反复,温太医悉心调理,现下好全了”,甄嬛额间慢慢沁出汗滴。

“恭喜姐姐”安陵容冲甄嬛幅了幅,转身走到皇上身边,推着皇上的胳膊说道“皇上,还是请江太医去给眉姐姐熬安胎的药罢,眉姐姐吃药的时辰不能误了”。

“是了,是了,眉儿要紧”,说着吩咐江太医去看着熬药。

安陵容和眉庄相视一笑,这本就是她俩商量好的。

皇上见甄嬛身子痊愈,内心欢喜,只不好太过表现,只拣些眉庄感兴趣的话题。

甄嬛回过神来,虚惊一场,刚才看起来云淡风轻,一旦服药避宠揭露人前,怕是大祸顷刻而至,那江太医又与华妃十分亲近,若是皇上执意要江太医为自己诊脉,眉姐姐不知细情,不敢细想,一阵阵后怕,多亏陵容解围。这样想着,不对呀,刚才自己急慌慌表明身体已康复,岂不是,岂不是急着告诉皇上可以侍寝了……想到这层,甄嬛尴尬的恨不能抽自己,好在甄嬛修养高,并未十分表现出来。

甄嬛从紧张到如释重负再到尴尬不已的微表情并未逃过在一旁细心观察的安陵容的眼,再看看皇上聊天也心不在焉,安陵容就知道,接下来是甄嬛一枝独秀,不过她已经不在意了,君王的宠爱,就像天上的云彩一样,远看着那样美,走近却什么都没有,经不住一点风吹便散个干净。

苏培盛何等乖觉,当晚就挂上了甄嬛的绿头牌。

安陵容预料的没错,自那日后,皇上连着几日都让甄嬛侍寝。果然,酷似纯元的这张脸,是张好牌,她甄嬛拿到了,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罢了!